大乘G60S國六版正式發布上市,動力提升,更具競爭力和性價比

2019-09-18 10:01:54     來源:華龍網-新重慶客戶端

近日,在剛剛落幕的2019成都國際車展中,大乘汽車旗下明星車型G60S的國六版本受到了廣大消費者的青睞。據了解,大乘G60S已正式發布上市,目前經銷商已經可以接受訂單。國六版同樣推出了6款車型,官方指導價為7.19-12.19萬元,新車保持了原國五版本車型的12項躍級科技配置,在動力方面也有所提升,更具競爭力和性價比。


大乘G60S國六版正式發布上市,動力提升,更具競爭力和性價比


值得一提的是,定位于躍級科技SUV的大乘汽車G60S,在國六版本車型上,依舊在配置方面主打高性價比。全系標配EBP電子手剎、胎壓監測、ABS防抱死、剎車輔助、車身穩定系統后駐車雷達、上坡輔助、鋁合金輪轂、無鑰匙啟動、遠程啟動、多功能方向盤、手機互聯映射、語音識別控制系統、PM2.5過濾裝飾、空氣調節等功能,高配版則搭載可開啟式全景天窗、26英寸巨幕貫通大屏、全液晶儀表盤等配置,同級車型中并不多見。


外觀方面,大乘汽車G60S采用獨特的“星軌矩陣”美學設計語言,形成獨特的時尚風格。長寬高分別為4521*1840*1672mm,軸距為2680mm,定位于緊湊型SUV,共推出了1.5T 6MT/8AT兩種動力組合,提供日冕紅、電光藍、深空黑、幻月灰、星耀白五種顏色,充分滿足消費者的需求。


動力方面,大乘汽車G60S國六版提供1.5T發動機,性能方面較國五版有所升級。新車實現最大功率120kW,峰值扭矩230(N·m),滿足國六排放標準,傳動部分,匹配6速手動或8速手自一體變速箱,換擋更平順,動力更強勁,操控更從容。


目前,大乘汽車G60S和G60的國六版本均已上市開售。同時,大乘汽車SUV系列車型同步開啟低首付0利率的購車優惠,首付低至988元便可享受躍級出行體驗。


大乘汽車: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


2019年9月5日,共和國七十華誕為本屆成都車展增添了別樣的喜慶氛圍,人頭攢動的大乘汽車媒體日活動現場,一位鶴發童顏、精神矍鑠的老人在大乘汽車董事長吳瀟的攙扶下走上了主舞臺,在現場一片閃光燈的聚焦中,這位八十四歲的老一代汽車人和中國造車新勢力代表的雙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這位老人叫曹廣洪,曾是大乘汽車前身富奇汽車的掌門人、撫州汽車工業改革發展進程中的風云人物。而這意義非凡的“一握”,也牽出了一段江西撫州汽車工業史上長達五十載的傳奇歷史。


三線建設中孕育的南昌汽車廠


上世紀60年代,由于中蘇關系惡化,臺灣政權企圖反攻大陸,美國挑起越南戰爭,新中國對外局勢日益緊張。面對戰爭威脅,毛澤東和中共中央毅然中止原來“抓吃穿用”的“三五”計劃設想,決定從1964年起轉而加緊進行戰備工作,開展大規模的工業、交通、國防基礎設施建設,也就是我們所說的“三線建設”。


據統計,在這一特殊的歷史階段,國家總計投入了2052.68億元巨資,涉及600多家企、事業單位的重建、搬遷、合并,整個工程規模史無前例。幾百萬工人、干部、知識分子、解放軍官兵組成的建設者,打起背包,跋山涉水,來到祖國偏遠的深山峽谷、大漠荒野。他們露宿風餐,肩扛人挑,用十幾年的艱辛、血汗和生命,建起了星羅棋布的1100多個大中型工礦企業、科研單位和大專院校,而這些特殊使命下打造的新中國工業基礎,也最終成為當今中國工業、中國制造的驕傲。如我們熟知的東風汽車,就是源于當年在湖北十堰建立的中國第二汽車制造廠;而被譽為“中國神車”的五菱汽車,也可追溯到當初的柳州拖拉機廠。


而在彼時的江西大地上,也掀起了興辦汽車、拖拉機制造的熱潮。1969年,原隸屬于交通部的南昌交通學校停辦改廠,在原校址上成立南昌汽車廠籌備處,同時又抽調洪都機械廠、南昌通用機械廠、江西拖拉機廠、南昌柴油機廠、江西柴油機廠等十個工廠的技術力量,共同組建南昌汽車廠。1969年5月,基于“備戰”需要,籌建不久的南昌汽車廠決定搬遷至撫州。原南昌交通學校黨總支副書記、南昌汽車廠籌備小組副組長栁春芳率隊進駐撫州接收和清點資產,著手修建生產基地,為整體搬遷做好前期準備工作。1969年10月,南昌汽車廠全部遷至撫州,撫州汽車工業的火種就此被點燃了,撫州人的“造車夢”開始在這片“有夢有戲”的“才子之鄉”正式上演。同年11月,南昌汽車廠正式更名為江西八面山汽車制造廠。1973年5月,再次更名為撫州汽車廠。


不同于如今的工業4.0、智能工廠,彼時的汽車制造基本停留在肩拉手扛的初級技術階段,而當時地方發展汽車工業,幾乎全部仿制國產車型。就在這樣的條件下,撫州汽車廠的建設者們依然大膽開拓、探索、嘗試,主導開發了仿南京躍進、仿捷克太脫拉等重、中型卡車系列產品。1982年,其引進的北京212車身車架投產成功,撫州汽車廠從此走上了以生產輕型汽車為差異化發展方向的歷史新時期。


改革浪潮下激蕩的富奇汽車


80年代隨著改革開放浪潮的席卷,全國各行各業都呈現出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商品經濟逐漸代替了計劃經濟,經濟責任制、按勞分配的確立和實施,極大解放和發展生產力。而隨著改革大門的打開,通用、大眾、豐田等國外汽車品牌紛紛來到中國市場尋求合作,他們帶來了新的技術、新的管理、新的理念,中國汽車產業曙光再現。


1978年,“中國改革總設計師”鄧小平在簡報“中美國通用汽車公司建議搞合資經營”的內容旁,寫下了"合資經營可以辦"的重要批示。正是鄧小平的一句話,改變了中國汽車工業的命運。1983年5月,由北京汽車制造廠和美國汽車公司合資經營“北京吉普汽車有限公司”的經營合同正式落筆簽署。日后,其生產的BJ2020系列產品曾風靡一時,最高年銷量甚至達到8.2萬輛。隨著第一家合資車企北京吉普的組建,天津夏利、廣州標致、上海大眾也相繼成立,中國汽車產業迎來了改革開放下的“合資時代”。


而當時屬于地方造車的撫州汽車廠,也正醞釀起建廠的最大變革。1985年,在時任廠長周毅候的主持下,借用《史記·貨殖列傳》:“富者必用奇勝”和“撫汽”的諧音,將“撫州汽車廠”改名為“富奇汽車廠”,后又改為“江西富奇汽車廠”,品牌化運作的模式初現雛形。1996年7月,在“合資大潮”的推動下,富奇汽車廠重組進行公司化改造,成立中外合資企業,更名為“江西富奇汽車有限公司”。


大乘G60S國六版正式發布上市,動力提升,更具競爭力和性價比


這個階段的富奇汽車,開始大力引進、培養各類專業人才,充分利用本廠已經消化吸收了的、成熟的北京212車身車架與江西省內的北京吉普配件資源,大批量地組裝北京吉普整車,并成功申請“富奇”產品商標,開發出富奇212、213、214、121等系列產品。其中,歷時四年自主開發的FQ214越野車在亮相1989年江西南昌出口商品展銷會時引發轟動,富奇汽車也成為中國第一家整車成批出口的汽車廠。而這個階段的企業領導人周毅候、曹廣洪、涂緒珍等人也憑借在富奇汽車取得的突出業績,先后成為當時地方造車陣營中的“風云人物”。繼江西八面山汽車制造廠階段之后,撫州的汽車工業進入了又一個輝煌時期。


世紀之交無奈錯失的黃金十年


經過20多年的改革開放,到2000年,我國人民生活總體上達到了小康水平,而從2003年到2006年,中國經濟已經連續4年保持了10%以上的快速增長。2001年11月10日,中國正式加入世貿組織WTO,改革開放的步伐進一步加大。而此時,中國汽車市場開始了真正的“井噴”。一方面,2004年《汽車產業發展政策》正式實施,推動汽車私人消費,市場需求呈爆炸性增長;另一方面,是我國的汽車工業尤其是轎車工業技術進步的步伐加快,新車型層出不窮;科技新步伐加快,整車技術特別是環保指標大幅度提高,電動汽車開發初見進展;與國外汽車巨頭的生產與營銷合作步伐明顯加快,引進國外企業的資金,技術和管理的力度不斷加深;企業組織結構調整穩步前進。中國汽車工業已經從原來各自獨立的散、亂、差局面變為現在以大集團為主的規模化、集約化的產業新格局。與此同時,民營造車勢力開始集體發力,2003年前后,也是民營造車勢力進入行業最為集中的一年,如今自主品牌的大佬吉利、比亞迪、長城、奇瑞等品牌都在是這個階段迅速成長起來的,中國汽車產業開始進入了全新的“民企造車”時代。


然而此時的撫州汽車工業,卻迎來了歷史上最長的“陣痛期”、“迷茫期”。2003年9月,江西富奇汽車有限公司進行改制,轉讓了生活區部分土地,置換了全部職工身份,由寧波華翔集團控股的河北中興收購,重新聘用600余名改制職工。2004年8月,改由寧波華翔收購,更名為“江西華翔富奇汽車有限公司”。2007年8月,企業又全資轉讓給上海弘鼎投資有限公司,2009年3月企業全面停產。


2009年10月,撫州市人民政府為盤活資產,將江西華翔富奇汽車有限公司交由五礦發展集團接管,另行成立“撫州多尼爾房車有限公司”,一套班子,兩塊牌子,計劃形成整車事業部及房車事業部。同年11月,因國資委要求,央企不能脫離主業,五礦將企業轉由港中旅集團接管。2010年11月再轉由中信房產集團接管。


從2003年至2012年,富奇汽車經歷了長達十年的停產改制、兼并轉讓、重組接管的震蕩期,“摸著石頭過河”的嘗試過程,痛苦和迷茫貫穿其中,但撫州的汽車人卻從未喪失對初心的堅持和對未來的向往,正是這段陣痛期的“痛定思痛”,為企業的新生積蓄著力量和希望。


產業調整中迎來的江鈴輕汽


2012年,受內需不振、房地產調控和出口行業表現低迷的影響,以及兩年前“四萬億”經濟刺激政策效果逐漸消退,中國的實體經濟正處于放緩的區間中。“集中度”成為中國經濟提及最多的關鍵詞。針對改革開放30年來,各行各業長期形成、普遍存在的“散、亂、小”產業格局,以央企、地方國企為龍頭推動兼并重組,提升產業集中度,形成規模效應勢在必行。


在這樣的背景下,2013年1月,江鈴汽車集團公司在重組江西華翔富奇汽車有限公司后,成立了江西江鈴集團輕型汽車有限公司,是江鈴集團旗下六大整車生產基地之一,在產品管理和技術水平上繼承了江鈴集團的優勢。旗下首款皮卡騏鈴T5于2013年10月正式下線,從而拉開了江鈴輕汽事業的序幕。通過成立產品開發中心,江鈴輕汽開始在商用車領域集中發力,開發、生產“騏鈴”品牌T3、T5、T7三大皮卡系列產品共計39個品種,涵蓋長軸距和短軸距、兩驅與四驅、柴油與汽油、單排座和雙排座以及各類型改裝車。憑借過硬的品質和性能,“騏鈴”上市后,迅速在市場上占有了一席之地,并遠銷阿爾及利亞等海外國家。


江鈴輕汽從公司組建到第一輛車下線,僅用了一年多時間。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公司組建、產品試制及試驗、生產線改造、生產準入、3C認證、銷售服務渠道建設等各項工作,齊頭并舉。奉獻精品、升華親情是時任江鈴集團董事長王錫高先生對江鈴輕汽的殷切期望,是對輕汽人做事和做人的要求。為確保江鈴集團的要求落到實處,江鈴輕汽的管理和技術團隊大多來自于江鈴集團各公司,管理體系完全按照江鈴集團的標準運行,新開發的騏鈴皮卡的質量標準、零部件資源,以及差異化的產品開發,都體現了江鈴集團的元素。


混改重組后涅槃的大乘汽車


2017年5月,撫州汽車工業再次走到了歷史的交叉口。在“國企混改”的大背景下,江蘇金壇長蕩湖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與江西江鈴集團輕型汽車有限公司簽訂重組協議,2018年1月,公司正式更名為“江西大乘汽車有限公司”。撫州的汽車工業,在經歷了近50年的顛沛流離、艱苦前行后,終于重現新的曙光。而這次接過撫州汽車工業“火炬”的“新選手”是吳建中、吳瀟父子。吳建中是2002-2003年期間“中國民企造車熱”的典型代表,也是中國自主品牌車企中的傳奇人物;吳瀟又是在2014-2018年“中國造車新勢力”運動中涌現出來的車企新銳。大乘汽車董事局主席吳建中與大乘汽車品牌創始人、董事長吳瀟父子兩代的接力造車創業史在中國汽車行業并不多見,大乘汽車目前也是中國民營車企中第一家順利完成“創二代”交棒傳承的車企,并且形成父子同臺、分工協作、優勢共享的民企交棒新模式,從而在企業決策機制領域保持了穩定性、持續性、一致性。


2018年12月29日,江西大乘汽車科技產業園竣工投產暨整車下線儀式舉行,一座總建筑面積500000平方米,全面覆蓋乘用車、商用車、傳統燃油車、新能源汽車和關鍵零部件,融合信息化、智能化、自動化等先進技術,集研發、生產、銷售為一體的復合型、高科技產業園區,僅僅用了13個月,便竣工落成并實現整車下線,創造了中國汽車史上前無古人的“撫州速度”。2019年8月29日,由大乘汽車領投的網約車品牌“我家車隊”在江西撫州實現了全國首城首發,也標志著大乘汽車由汽車制造商向出行服務商的邁進。目前大乘汽車已擁有乘用車、商用車、新能源汽車一套完整生產資質;已構建融合工匠精神與互聯網思維、兩代人專注造車的傳承布局;已完成常州、撫州、杭州及一流“核心研發能力”的“三州一核”基地布局戰略,以及江蘇、江西、浙江及長三角經濟帶“三江一帶”的汽車產業生態鏈資源聚合戰略,并積極在互聯網營銷、智能化、戰略合作伙伴等領域實施“三個導入”戰略;已形成整車與關鍵零部件、傳統車與新能源汽車、乘用車與商用車、國內市場與國際市場“四輪驅動”互動發展模式;已推出集合千人研發團隊,意大利ED、賓法等國際合作資源,品質與合資產品媲美,高性價比、有市場競爭力的G60、G70S、E20、H300、T15系列車型等五大新品平臺集中推出;已實現涵蓋乘用車、商用車、新能源汽車的遍布全國,用車無憂的六百家一級經銷商、九百家二級經銷商、一千五百家服務站的渠道布局。


大乘汽車董事長吳瀟曾在江西大乘汽車科技產業園正式竣工投產儀式上談到,大乘汽車能夠落戶撫州,接過撫州汽車工業的火炬,是江西省堅定發展實業、支持民營經濟的雄心、決心吸引了大乘汽車。從規劃建設到投產上市期間,江西省省長易煉紅、常務副省長毛偉民、副省長孫菊生、吳曉軍等領導多次蒞臨產業園關懷指導;是撫州市扶持龍頭企業、推動大工業的誠心、用心打動了大乘汽車。江西省政協副主席、撫州市市委書記肖毅、市長張鴻星等地方領導更是經常現場辦公,解決大乘汽車在不同發展階段遇到的各項問題;是江鈴集團混改創新、開放共贏的真心、交心成就了大乘汽車。江鈴集團董事長邱天高等國企高層以開放包容、合作共贏的長遠視角,推動國企、民企兩種機制的優勢互補。大乘汽車的跨越式發展,正是這樣諸多天時、地利、人和的資源聚集、融合共同促進而成。


2019年7月,撫州市委、市政府出臺的《關于支持汽車產業發展若干政策的意見》,明確指出要將大乘汽車列入“龍頭”昂起工程。力促大乘汽車達產達標;在大乘汽車產業園周邊規劃汽車零部件、物流產業園,圍繞大乘汽車內飾、配置、品質提升等,實施汽車零配件“三品”(品牌、品質、品種)強基工程;積極協助市內企業汽車產品進入省級公務用車協議供貨目錄。在同等采購條件下,支持市、縣(區)公務用車優先購買地產大乘汽車等品牌汽車,鼓勵消防、公安等單位優先購置地產品牌特種改裝車輛;支持大乘汽車公司商業模式創新,積極拓展網約車、汽車分時租賃等創新業務。涅槃重生的撫州汽車工業與自主品牌新軍大乘汽車,又將迎來新一輪的黃金發展期。


大乘G60S國六版正式發布上市,動力提升,更具競爭力和性價比


今年10月,新中國將迎來她的七十華誕,同時新中國汽車工業也在風雨中走過了整整六十載,從南昌汽車廠到大乘汽車,撫州汽車工業五十年的發展歷程如同一塊歷經滄桑、重見天日的“活化石”,見證和記錄了“中國地方造車”的榮辱興衰,也體現了中國一代又一代汽車人充滿理想、充滿使命、充滿激情的“薪火相傳”。五十年,放在人的一生中已是“半百”,而放在中國造車未來更長的發展坐標上來看,五十年恰恰也是正當年。正所謂“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從南昌汽車廠一路走到大乘汽車,撫州汽車工業這不凡的五十年間,如同浴火重生的鳳凰鳥,百折不撓,奮發圖強,雖歷經磨難,卻初心未改,在褪盡了浮躁和鉛華后,終于迎來了成熟、穩重和堅強。在一本1992年出版、憧憬江西未來發展的《江西跨世紀構想》一書中,就曾這樣構想當時富奇汽車廠的未來——“本世紀末,中國的汽車工業前景燦爛,江西富奇汽車廠將形成自己開發、設計新車型的能力及批量經濟水平,并在中國越野車市場占有一定的位置。富奇的明天,必將是一個燦爛、美好的明天”。這樣美好的憧憬正在大乘汽車人的不懈努力下逐步實現。

注:文章內的所有配圖皆為網絡轉載圖片,侵權即刪!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

為您推薦

從長城汽車的發展來看中國汽車產業的崛起之路
從長城汽車的發展來看中國汽車產業的崛起之路
10月12日 17:22   長城汽車  魏建軍
寶馬9月全球銷量248684輛,同比增長4.6%
寶馬9月全球銷量248684輛,同比增長4.6%
10月12日 17:03   寶馬集團  汽車
Einride籌資研發自動駕駛電動運輸車,已達2500萬美元
Einride籌資研發自動駕駛電動運輸車,已達2500萬美元
10月12日 16:38   自動駕駛  Einride
曙光股份資金鏈面臨斷裂,大股東華泰汽車無力解決
曙光股份資金鏈面臨斷裂,大股東華泰汽車無力解決
10月12日 15:13   曙光股份  華泰汽車
Waymo拿掉自動駕駛車輛安全員,戴森棄電動汽車項目
Waymo拿掉自動駕駛車輛安全員,戴森棄電動汽車項目
10月12日 14:37   Waymo  戴森  自動駕駛
?馬斯克:特斯拉全自動駕駛系統價格將提高1000美元
?馬斯克:特斯拉全自動駕駛系統價格將提高1000美元
10月12日 13:39   馬斯克  特斯拉
蘇聯著名宇航員阿列克謝·列昂諾夫去世,享年85歲
蘇聯著名宇航員阿列克謝·列昂諾夫去世,享年85歲
10月12日 10:59   宇航員  阿列克謝·列昂諾夫
雷諾董事會投票決定讓CEO蒂埃里?博洛雷即刻離任
雷諾董事會投票決定讓CEO蒂埃里?博洛雷即刻離任
10月12日 10:39   雷諾  蒂埃里?博洛雷
長城汽車發布2019年9月產銷數據,銷量突破10萬大關
長城汽車發布2019年9月產銷數據,銷量突破10萬大關
10月12日 09:30   長城汽車  皮卡  新車
長安福特9月批售銷量環比增長超46%,達到24949臺
長安福特9月批售銷量環比增長超46%,達到24949臺
10月12日 09:19   長安福特  經銷商
長城汽車的全球化戰略:從生產到研發再到供應鏈
長城汽車的全球化戰略:從生產到研發再到供應鏈
10月11日 16:43   長城汽車  全球化
馮全寶發明母嬰護理柔巾機,獲國內外紙巾企業青睞
馮全寶發明母嬰護理柔巾機,獲國內外紙巾企業青睞
10月11日 16:18   柔巾機  掃地機器人
北京pk赛车骗局全过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