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節跳動在洽談出售海外新聞客戶端產品Topbuzz

2019-09-26 15:37:06     來源:天空社,銀杏財經

據國外媒體9月26日報道,中國互聯網公司字節跳動正在展開談判,準備轉讓其在海外的一個新聞客戶端產品TopBuzz。


據消息人士稱,字節跳動已經和若干家可能愿意收購的買家展開了接觸,其中包括一些位于美國的媒體公司。據稱,轉讓這一資產的談判已經進行了至少三個月的時間,但是否能夠達成交易還是個未知數。


?字節跳動在洽談出售海外新聞客戶端產品Topbuzz


字節跳動公司近些年開始進行國際化,旗下擁有海外比較知名的短視頻工具TikTok。和這個產品相比,上述的新聞客戶端TopBuzz在國際市場并未取得顯著成功。


據外媒分析稱,字節跳動公司此次轉讓這一新聞客戶端,未來可能會把更多國際業務資源聚焦在短視頻服務上。


據報道,在去年的一次融資交易中,尚未上市的字節跳動公司被估值為750億美元,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TikTok產品在國際市場的表現。


七月份,字節跳動公司宣布,在中國和海外地區一共運營著20多個應用軟件,其所有移動互聯網產品的月活躍用戶總數為15億,日活躍用戶總數為7億。


該公司用戶最多的應用軟件是TikTok和抖音(主要在國內流行的短視頻工具),以及中國的新聞聚合客戶端今日頭條。


TopBuzz在其網站上稱,它在全球擁有3600萬月度活躍用戶。


雖然TikTok在國際上快速拓展用戶,但是字節跳動大部分網絡廣告收入來自中國家鄉市場。其中抖音和今日頭條搶占了網頁搜索服務商百度的一些網絡廣告份額。


去年,字節跳動公司的收入翻了三倍,達到72億美元。


TopBuzz成立于2015年,是字節跳動公司希望復制自己在中國成功經驗的一個項目,但TopBuzz及其相關應用軟件沒有能夠像TikTok在國際上大紅大紫。


根據移動互聯網市場研究公司App Annie的數據,TopBuzz新聞客戶端目前在美國蘋果軟件商店的新聞應用下載量排行榜中排名第35位,而“TopBuzz視頻”在蘋果商店娛樂應用下載排行榜中排名第727位。


一位字節跳動公司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的股東表示,在美國市場,字節跳動放棄TopBuzz,把更多資源集中在TikTok是明智之舉。


字節跳動的“圍剿”與“反圍剿”


在內容這條賽道上,張一鳴似乎已經很難找到盟友。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日前字節跳動已完成對互動百科的全資收購,直接持股后者100%的股份。此前,互動百科創始人潘海東還曾持股比例14.96%,而數據顯示8月27日,他和創始團隊已經退出。


潘海東的離開,直接宣告著這場長達一年的收購案終于完結,今日頭條離搜索夢更近了一步。


前有知乎的融資,后有頭條的收購,縱橫交錯下,巨頭與準巨頭之間的戰爭前奏曲越奏越響,硝煙味更濃。


上個月12日,知乎宣布完成了F輪4.34億美元融資。由快手領投、百度、騰訊和今日資本原有投資方繼續跟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幾家公司能共結連理,背后深層的邏輯是,它們在遏制或對抗共同的競爭對手:字節跳動。


幾年時間過去,字節跳動依靠內容分發起家,如今已經成長為一棵參天大樹。


從內容形式上來看,字節跳動旗下產品涉及資訊、內容、視頻、問答等多個領域。估值超過750億美金,除了螞蟻金服外,是目前國內最大的獨角獸。


產品是頭條的優勢,其“內部產品矩陣”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里所向披靡,憑借顛覆性模式,成功在巨頭的堵截中殺出一條血路。但同時,這種快速擴張也讓今日頭條“四面樹敵”,很多互聯網公司都直接或間接的與其有競爭關系。


在內容這條賽道上,張一鳴似乎已經很難找到盟友。


《倚天屠龍記》中,杜百當、易三娘夫婦本來與青海三劍有過節,但在打斗過程中發現雙方練習的招法殊途同歸,都能克制七傷拳,可以用來對付謝遜,于是馬上放下嫌隙,擊掌為盟。


就現在看來,“圍剿”字節跳動的聯盟儼然已經形成。



2019年,百度市值一度被京東、網易等公司超越,業界對其唱衰之聲一波高過一波,很多人都說BAT這鐵三角陣營已不復存在。


?字節跳動在洽談出售海外新聞客戶端產品Topbuzz


實事求是地講,這種說法未免太主觀。畢竟,搜索、社交、電商一直是橫臥在互聯網行業的三座大山,是所有從業者和用戶都邁不開的話題。


雖然AT兩家早已絕塵而去,百度又遭遇市值低迷,但只要沒人動搖其在搜索領域的霸主地位,大象轉身假以時日重回巔峰并不是沒有可能。


只不過,在百度轉身之際,頭條卻一拳打進了它的核心腹地。對于百度來說,長期威脅和動搖它BAT地位的不是京東,也不是網易,而是來自頭條的瘋狂試探。


可以說,Bytedance對標Baidu這場搜索領域的新戰爭,誰贏了誰就是BAT中的下一個B,開啟搜索新時代;誰輸了,誰就是第二,就是這場戰役的2B。


這場“百頭大戰”一開始就火藥味十足。頭條在回應百度收購的傳聞的時候,直接表示:“這個傳聞沒有錯,只不過不是百度收購頭條,而是頭條收購百度。”


去年一個“打頭辦”直接捅破了二者之間平和的窗戶紙。間隔一年,百度再次以一紙訴狀將頭條告上了法院。兩個千億級的公司,針尖對麥芒,誰也不讓誰。


這場訴訟還未果,今年8月,頭條上線搜索引擎,直切百度要害,“百頭大戰”徹底打響。而此前頭條就招募人才支撐搜索業務的發展,可見其下定決心要加入流量瓜分大戰,對決百度。


頭條這幾年雖然發展得如火如荼,但它不論推出多少種五花八門的產品,本質上還是一個以算法+推薦為核心的公司。


在信息分發的生態里,有很多生產者,又有很多新奇的內容。通過精準的算法分發,把對的內容給對的人。這個背后需要兩個東西:1.流量(要去買很多流量,或者自己有很多流量)2.算法技術。


對用戶來說,信息分發有兩個過程:主動與被動。百度的分發是主動的過程,用戶主動檢索來獲得內容,簡稱“搜+推”;而頭條的信息分發是一個被動的流程,通過大數據分發給用戶,用戶被動接受內容,簡稱“推+搜”。


過去十幾年,百度靠搜索引擎幾乎壟斷了中國互聯網的內容分發權,后來今日頭條崛起一度搶占了很多該領域的地盤,也帶動了信息流風口的到來。


百度有錢有技術,市場上有人笑稱如果百度早幾年也模仿頭條的發展,那市場上還有頭條什么事。可惜,等李彥宏回過神兒來,已經晚了。


一個猴子既然蹦出了巨石,自然誰也阻不住他大鬧天宮。


一位百度運營員工在談及兩家公司產品更迭的對比時說:頭條團隊有一種“拼盡一切”的勁頭。自百度與頭條發生越來越多的交集開始,前者就已經成為頭條對標的重要對象。


滿足用戶資訊需求上,百度、字節跳動兩大內容分發平臺已進入互搏階段,等待雙方的是技術、內容生態、多端渠道等綜合實力的較量。你方唱罷我登場,臺下從來都不缺看戲的吃瓜觀眾。


“搜+推”如順水推舟,“推+搜”如逆水行船。即便如此,今日頭條還是表現出足夠的信心在搜索領域一條道對標百度走到黑。


一個要上位,一個要保權,不論從哪個角度講,頭條和百度這場對決都不可避免。顯然,短時間兩家誰也奈何不了誰。


就沒人能很好地狙擊字節跳動擴張的步伐了么?所有人的目光此時都投向了騰訊。



頭條跟騰訊的關系好嗎?


答案在去年之前或許是肯定的,那時張一鳴除了在公開場合表示與騰訊不是敵對立場外,還會時不時地為馬化騰點個贊。


但當抖音成長為微信之外的第二個流量巨無霸后,這一切都變了:我的還是我的,你的我也想把它變成是我的。


“頭騰大戰”正式拉開帷幕的時間比“百頭大戰”更早。


?字節跳動在洽談出售海外新聞客戶端產品Topbuzz


“3Q大戰”發生8年后,“人民想念的周鴻祎”并未重新披掛上陣、大殺四方,反而是張一鳴領導的頭條系在多元化業務層面正在成為新的“紅衣戰士”。


如果說百度和頭條是蛇打七寸,直戳對方的痛點。那騰訊和頭條這場“頭騰大戰”就是一場拉鋸戰,互相膠著,隨時都在暗中出擊。


今日頭條創立初始,馬化騰還曾向張一鳴遞出過橄欖枝。但少年意氣,揮斥方遒,張一鳴直接公開宣稱“我創立今日頭條不是為了成為騰訊高管”,二者也那時就埋下了相殺的種子。


2017年末,張一鳴和馬化騰等人出現在烏鎮的飯局上。若這頓飯的菜單以公司名字命名,張一鳴對應的熱菜還是“頭條春水小石蛙”,而馬化騰已是“騰訊四海蒸龍蝦”。二人在飯桌上聊了什么,有沒有就菜品質量交換意見,外人不為所知。


但是一轉頭,兩人就在朋友圈上演了口水戰,明槍暗箭齊出,誰也不肯在口頭上示弱,此后時間里,兩家之間的明爭暗斗從沒間斷過。


截至目前為止,騰訊與頭條總共交鋒12次,每一次的劇情都如出一轍。騰訊以各種理由對頭條進行封殺、頭條控訴。


“兄弟”互掐,一個八竿子都打不著的親戚卻看不下去了,人民網就曾發表過評論:“互聯網巨頭,大,應該有大的樣子。”


無論是騰訊的反復封殺,還是頭條的全面抗議,兩家的競爭已經徹底升級為臺面上的刺刀見紅。有人說頭條要聯合其他公司起訴騰訊不正當競爭,又有人說阿里希望收購頭條來徹底壓制騰訊。


人紅是非多,江湖傳言并不可深信。


歸根結底,“頭騰大戰”背后其實是流量的爭奪戰。對于騰訊而言,其最核心的業務是社交,目前微信的月活躍賬戶已經達到了11.327億,巨大數據的背后是其對流量見底的擔憂。


騰訊多年來一直布局短視頻領域,意圖通過其來開發新的用戶主力,但效果并不明顯。微視起個大早卻趕了個晚集,內容垂度算法推薦被頭條系超越。抖音橫空出世并迅速占領市場,帶走了大批的年輕用戶。


后來二者的斗爭又上升到了游戲領域,今年2月,抖音上線首款小游戲《音躍球球》,隨后頭條收購頁游公司上海墨鹍,后者CEO楊東邁,還曾在騰訊從事3D引擎開發工作。


可在國內游戲行業,騰訊一直是霸主,最新第二季度中游戲營收273.07億元,旗下的《王者榮耀》一直是游戲界翹楚。游戲市場分析公司Newzoo的數據顯示,去年騰訊游戲收入繼續排名全球第一,占據全球游戲收入的15%。


不同于騰訊開發中、重度游戲,頭條在游戲業,主要基于流量入口延伸游戲方向產業鏈,從運營和直播切入,以開發輕量游戲為主(無需安裝,通過手機瀏覽器即可訪問)。


頭條擁有渠道優勢,相比于騰訊,在用戶運營和留存上仍缺乏經驗。開發的輕度游戲進一步深化行業的馬太效應,渠道決定了用戶規模下限,相對簡單的玩法使得頭條在研發方向的護城河難以建立。


根據伽馬數據,2018年流水破10億移動游戲達到34款,其中18款為騰訊、網易自研游戲,且數量排名靠前的仍多為重度游戲。此外,在2018年收入排名前50的新產品中,騰訊和網易自研產品占比約為44%。


張一鳴曾在頭條7周年時形容創業是“大力出奇跡”,目前看來從騰訊口中搶食游戲板塊,或許并沒有那么容易。


騰訊系產品“人”出發,再連接“內容”,到連接一切;而頭條則從“內容”出發,觸達用戶情感,再連接“人”。二者之間相向而行,但最終都抵達了對方的“戰略腹地”。


當年360打“3Q大戰”是為求生,一戰之后,成就了360的江湖地位和市場地位,也打出了一個開放的騰訊生態。如今頭條系打“頭騰大戰”,誰又能說不是為了求生、求行業地位呢?



近日,騰訊與快手合作談判進入尾聲,談判的一些細節隨之曝光。


據多家媒體報道,騰訊最終向快手投資金額會在10到15億美元之間,此次投資達成后,快手估值可達260億美元。


在短視頻領域,騰訊最遺憾的莫過于錯過快手的最佳投資時期,可謂是大意失荊州。


從曾經的扶持到封殺,再到如今奉送“半條命”,騰訊算是下了血本,親兒子不給力,招個上門女婿雖能看家護院,但卻要耗損自己不少功力。


如今回頭看,騰訊采取的策略似乎是“打掃干凈屋子再請客”:先將外人踢出去,再將自己人迎回來。畢竟快手與頭條之間的齟齬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2018年,在抖音還未成為行業第一的時候,南抖音北快手這種說法就已經在業內流傳,但其實兩家卻展現出了很大不同。


快手像是一個廟會,大家都在一起鬧哄哄的;抖音是舞臺,大家都在為那個小姐姐鼓掌,前者是參與后者是觀賞。快手與抖音的用戶價值,孰高孰低我們無法判定。在定位上,也相差懸殊,各有優劣。


知乎是國內最大的知識分享平臺,從表面上看似乎和快手沒什么淵源,但不妨礙它們有一個共同的競爭對手——今日頭條。


2017年6月,頭條問答正式更名悟空問答,對標知乎問答。為了更好參與競爭,前者不惜用上了砸錢挖人的絕招。一口氣大手筆擲豪金簽約了300多個知乎大V,年收入比普通白領還高,簽完之后,這些大V所有的內容不可以再發到知乎,能用錢辦到的事在頭條眼里彷佛都不是事。


前期的高補貼讓悟空問答很快站穩了腳跟,但隨著補貼退坡以及自身調性的原因,雖然有頭條輸血它也很快被同行們打回原形。


即便如此,今日頭條想在知乎盤子里搶食的野心絲毫沒減退。


如今一個五環外的世界窗口,和一個五環內的封閉知識圈走到了一起,“出圈”是快手和知乎的共同需求。


快手一直被視為五環外“四大天王”之一,通過布局二次元、電音等內容,依靠“農村包圍城市”戰略攻占一、二線白領用戶,但面對抖音的強勢競爭,這條路就像是看不見卻摸得著的天花板。


對于知乎而言,面臨著知識呈現無趣,雖然嘗試從圖文問答中獨立剝離出來,設立視頻專區。但主要以卡片式的視頻瀑布流為主,缺乏生動性。


現在二者走到一起,知乎信息以短視頻內容呈現形式,可以提升內容的質量和話題討論活躍度,尤其是科普類、知識類話題,短視頻形式更形象立體,同時也可以拉長用戶停留時長,提升用戶黏性。


快手邀請優秀的短視頻知識生產者進駐,通過優質的專業知識內容,讓知識生產門檻更低,內容選擇更加多元,實現二者互補。


實際上張一鳴、周源、宿華的關系可以追溯到2017年烏鎮互聯網大會的“東興”飯局,那時的張一鳴還對知乎很感興趣,后來因為價錢沒談攏不了了之。可這場飯局卻為快手和知乎日后聯姻奠定了基礎。


一年后,周源和宿華一同參加一個會議。席間,兩人相視一笑,這么巧你在用小號刷知乎,而我在用小號刷快手,頻次都還不低。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兩人心里都從對方身上看到了商業價值。


再不久兩個人又再次聚在一起吃盒飯,果然是上天注定的“姻緣”。差不多一小時,就把合作定了下來。大家都是在酒桌上談生意,他們是在盒飯桌上聊未來。


這次的合作,最終敲定4.34億美元,這個數字或許在投資圈里不是什么驚天數字,但它將一眾互聯網大佬標榜拉攏。直接或間接的組成了“頭條”復仇者聯盟。


同時面臨騰訊、百度、快手、知乎的四面進攻,頭條將要面臨一場“圍剿”與“反圍剿”。


至于最終結果如何,要么反“圍剿”成功,穩坐井岡山。要么就必須經歷二萬五千里長征,方能重拾舊河山。


當然,敗北后實現后一種愿景的前提是,能跨過大渡河。



從赤手空拳到坐擁770億元財富,殺入富人榜前十,張一鳴孤軍奮戰、圈地成河只花了7年。但他的野心還不止于此。


張一鳴一直信奉“不設邊界、始終創業”,創業七年他一共投資和收購了58家公司。


頭條系在信息流戰場上,處于領先地位,單挑幾大巨頭,推薦算法是看家本領,在流量紅利期完成了入口布局,迅速搭建了萬人規模的銷售團隊,擁有中國最完整的PGC+UGC內容生態。


但中國的內容平臺從來沒有護城河,永遠是城頭變幻大王旗。


有小道消息說,OPPO與VIVO正在急速搭建信息流團隊,而且是兩家兄弟公司合伙干,共建內容池。這個月華為剛剛發布自己的內容平臺百花號,直指信息流。小米此前成立了內容中心,一直在內測信息流業務。這一舉可以算是信息流在硬件廠商的小試牛刀。


手機廠商的聯合可能不會像頭條顛覆百度那樣,但一旦建立,很可能會將頭條傾心打造的帝國撕開一個缺口。


前有巨頭圍追堵截,后有追兵也眼紅那一畝三分地。


注:文章內的所有配圖皆為網絡轉載圖片,侵權即刪!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

為您推薦

直流防反接電路怎么設計?
直流防反接電路怎么設計?
10月17日 16:56   防反接電路
臺積電第三季度凈利潤1011億臺幣,高出市場預估增長13.5%
臺積電第三季度凈利潤1011億臺幣,高出市場預估增長13.5%
10月17日 13:52   臺積電  第三季度  凈利潤
全球品牌100強榜單,華為是唯一上榜的中國品牌
全球品牌100強榜單,華為是唯一上榜的中國品牌
10月17日 13:11   全球品牌榜  華為  中國品牌
OnRobot發布結合傳感技術的一體化系統解決方案
OnRobot發布結合傳感技術的一體化系統解決方案
10月17日 11:19   協作機器人  傳感器
上拉/下拉電阻的作用原理
上拉/下拉電阻的作用原理
10月17日 10:57   電阻
?折疊屏手機為何遲遲不上市?
?折疊屏手機為何遲遲不上市?
10月17日 10:55   手機  華為
?中國“天空之眼”FAST向全球開放,下個月舉行評估會
?中國“天空之眼”FAST向全球開放,下個月舉行評估會
10月17日 10:07   射電望遠鏡  引力波
人工智能與教師的關系:重塑或取代?
人工智能與教師的關系:重塑或取代?
10月17日 09:41   AI  虛擬教練
微信低調上線銀行儲蓄服務,與工商銀行合作
微信低調上線銀行儲蓄服務,與工商銀行合作
10月17日 09:23   微信支付  工商銀行  微信
北京pk赛车骗局全过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