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了多元化試錯,一度“迷路”的探路者(300005.SZ)何去何從備受關注。


由于2017年度、2018年度連續虧損,探路者近日連發暫停上市風險提示。此前該公司因多元化拖累業績,直至今日“后遺癥”仍在發酵。為了扭轉頹勢,探路者正在回歸主業、剝離副業的道路上不斷嘗試。


不過,在高端市場外資盤踞、大眾品牌紛紛入局的形勢下,探路者能否找到適合自身的發展模式并奮力突圍,目前仍是未知數。


業績承壓,面臨暫停上市風險


9月23日晚間,探路者再次發布關于股票可能被暫停上市的風險提示公告。該公司在公告中稱,因對前期未達預期的投資項目連續計提了較大金額的商譽、投資和資產減值,探路者2017年度、2018年度連續兩年虧損,若2019年度繼續虧損,深交所可能暫停公司股票上市。


據其往年財報數據顯示,2017年,探路者迎來上市之后的首次虧損,實現營收30.33億元,凈利潤-8485.39萬元,扣非后凈利潤虧損1.85億元;2018年,該公司業績持續下滑,凈虧損1.81億元,扣非后凈利潤虧損2.12億元。


“暫停上市風險的消除將在公司2019年年報披露后確定。”探路者方面向財聯社記者表示,雖然公司2017年度、2018年度連續兩年虧損,但上述兩年中公司戶外用品主營業務均穩健發展并實現連續盈利,虧損的主要原因是對前期未達預期的投資項目計提較大金額的商譽、投資和資產減值所致,經2016-2018年連續三年的足額計提后,公司前期相關投資項目在2019年及后續年度,再進一步計提大額減值的空間和風險已非常小。


值得注意的是,經歷兩年虧損之后,2019年上半年,探路者業績出現好轉,凈利潤大漲239.36%至0.81億元。該公司表示,預計2019年1月-9月,將實現凈利潤0.97億元—1.02億元。


此外,探路者還在公告中指出,2019年上半年公司持續聚焦主營業務,報告期內處置了部分自有房產,實現稅后凈收益3625.26萬元,同時非戶外主業的虧損情況也較上年同期有所減少。


廣州青龍林服飾總經理魯旭皎告訴財聯社記者,無論效果如何,探路者的品牌基石還在,回歸主營業務的戰略是正確的,其真正的挑戰在于能否做到潮流化和時尚化。


探路者連發暫停上市風險提示,“迷途知返”后何去何從


回歸主業,能否打贏翻身仗


雖然業績出現轉機,但探路者最終能否打贏這場翻身仗,還有待市場的檢驗。


鞋服行業獨立分析師、上海良棲品牌總經理程偉雄向財聯社記者分析稱,由于此前的多元化探索浪費的時間太久,目前探路者回歸主業的動作尚未看到實質性的改變。


資料顯示,作為國內戶外用品上市第一股,探路者于2009年掛牌上市,并在2014年之前業績始終保持快速增長。然而,從2014年開始,該公司業績增速開始放緩,該年度其凈利潤增長18.28%,遠低于此前的平均增長水平。


而該公司業績下滑的幾年,與進行多元化探索的時間基本重合。在業內人士看來,自開啟多元化之路后,探路者一直在“迷路”。2015年,該公司宣布了戶外用品、旅行服務、大體育三大事業群協同發展的戰略布局,此后,其戶外用品業務在營收中的比重不斷下滑。數據顯示,2016年探路者戶外用品業務占營收比重為59.25%,2017年則下滑至46.81%。


遺憾的是,多元化業務并沒有為探路者帶來多少助益。在2016年年報中,探路者表示2017年調整戰略發展節奏,業務重心回歸戶外用品主業,同時有效促進旅行服務和體育相關業務的健康發展,并加強各板塊的業務協同及資源共享。業內人士直言,雖然及時“療傷”,但從業績來看,多元化犯下的錯,在過去兩年的時間尚未補救回來。


此外,探路者財報還顯示,近年來該公司現金流也面臨問題。2017年和2018年,其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48億元和-1.49億元;2019年上半年雖然同比增長59.62%,但仍為-0.85億元。


對此,探路者方面向財聯社記者表示,由于公司戶外主業經營業務存在季節性,秋冬季產品的貨值較高,占全年銷售的比重較大,而上半年主要銷售春夏季產品,同時需預付部分秋冬產品的采購款,致使公司上半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仍為負,但較2018年上半年同期已大幅改善。“截止2019年6月30日,公司賬上貨幣資金13.4億元,現金儲備充足。”


“探路者在此間錯過了很多機會。”程偉雄認為,探路者的核心競爭力還沒有被看到,在大眾品牌這一塊品類還是較為單一。目前國內的大健康產業剛剛崛起,戶外市場很大,但需要轉型升級。“專注于做某一細分市場更有可能獲得崛起的機會,什么品類都想做反而會更累。”


探路者連發暫停上市風險提示,“迷途知返”后何去何從


市場仍在,本土品牌如何突圍


事實上,隨著體育市場的不斷發展,戶外運動也受到更多消費者的關注,戶外裝備市場也依然在提升,然而,本土企業的表現卻差強人意。除探路者外,另外一家主營戶外裝備的公司三夫戶外(18.540, 0.16, 0.87%)也面臨著業績壓力。從具體數據來看,2017年,三夫戶外凈利潤為-0.12億元,2018年雖然實現盈利,但扣非后凈利潤依然虧損84.94萬元;今年上半年,三夫戶外業績再次下滑,其中營業收入下滑10.20%至1.84億元,凈利潤下滑36.17%至163.93萬元。


“目前企業業績與整體市場的發展是不匹配的,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于企業本身。一些企業的目的只是上市,而并非為了做好品牌。”一位服裝業業內人士告訴財聯社記者。


雖然三夫戶外主要是代理品牌模式,與探路者發展自主品牌的模式不盡相同,但兩家企業卻同時面臨著業績壓力,對此,魯旭皎認為,采取何種模式并不重要,主要是做好自己的定位,如果想代表本土品牌走出去,就要潛心研發自主品牌,想主攻中國市場,代理也是一種可行的發展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國市場,戶外高端品牌長期被外資占據,而安踏等大眾運動品牌也將觸角伸向戶外裝備領域,本土戶外品牌面臨越來越多的挑戰。


程偉雄認為,本土戶外品牌在設計上還是模仿更多一點,研發、創新能力不夠,從消費端來看,也是大眾化產品的消費者更多。“這個產業還在崛起當中,有廣闊的市場,需要慢慢進行提升。 ”


對此,探路者方面也表示,中國戶外用品行業屬于新興發展的朝陽行業,長期來看未來市場空間和潛力均很大,更重要的是加強大眾對戶外文化的認知,引導更多人積極參加戶外運動。同時,需積極研究消費的變化趨勢,把握消費需求,積極應對當前激烈競爭的市場環境,充分發揮自身在戶外用品行業中積累的優勢。


“本土品牌其實也具有一定優勢,只是發揮的還不夠。本土品牌要有長遠的戰略眼光,將精力集中在品牌本身,發揮供應鏈優勢。”魯旭皎告訴財聯社記者。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