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醬油起家的海天味業在資本市場絕不是個“打醬油”的存在,近日,海天味業總市值跨過3000億元大關,超過了A股包括萬科在內的各單一上市地產企業的市值。幾塊錢一瓶的醬油打敗了幾萬塊一平的房子,賣房子的人卻表示很服氣,這賣醬油的是海天味業,賣房子的則是萬科。


被高估的海天醬油泡沫化嚴重,卻讓萬科服氣的背后


9月23日,萬科董事會主席郁亮針對“海天味業市值超過萬科”做出回應,“有人說賣房子的不如賣醬油的,其實我是服氣的,甚至我樂意見到這樣的結果。原因很簡單,如果有一個公司可以滿足老百姓的美好生活需求,成為老百姓的首要選擇,那這樣的公司值很多錢是應該的,我們特別服氣。”


截至9月25日收盤,萬科A的市值為2941億元,海天味業的市值為2995億元。自2014年登陸A股,海天味業的市值一路狂漲,今年8月29日,海天味業的市值初次反超萬科27億元,8月30日,差距進一步拉大到200多億,而在海天味業2014年2月11日上市首日時,萬科的市值比海天味業多了362億。


憑借著一瓶醬油,市值碾壓萬科的海天味業都干了些什么?這種令人“艷羨”的局面能長期維持下去嗎?一個工人生產9600瓶醬油


坐落在佛山市禪城區文沙路16號的古醬園,曾是佛山最大的醬料生產基地,距今有300多年的歷史,民國時期,古醬園的醬料就已暢銷港澳以及海外華人聚集的地區。根據《佛山市輕工業志》記載,1955年,佛山25家古醬園合并重組,新組建的廠被命名為“佛山市公私合營海天醬油廠”,這是海天味業的前身。


1994年,海天味業經過多輪股權改制,變身為集體企業,后來又通過收購外資股權,化身為民營企業,發展的步伐逐步加快。從初具規模到迅速發展,起關鍵作用的是海天味業董事長兼總裁的龐康的戰略布局。


龐康大學一畢業就進入海天味業工作,在公司改制中歷任副廠長、副總經理、總經理、董事長兼總經理,在龐康看來,傳統產業要發展,關鍵在于規模化,要想實現規模化,智能化是關鍵。


于是,海天味業先后從德國引進10條全自動包裝生產線,先后建成年產能100萬噸和200萬噸的高明生產基地一期和二期。


被高估的海天醬油泡沫化嚴重,卻讓萬科服氣的背后


海天味業的官方數據稱,其一條生產線每小時灌裝48000瓶醬油,僅需4、5個工人作業。海天味業在年報中提到,從一顆黃豆入廠到產品出廠,每一瓶海天產品后面都有一個大數據,全程利用設備和信息化技術進行跟進和分析,確保產品全程可追溯。


智能化的生產帶來的是銷售額的飛速增長,2001年,海天味業的銷售收入突破10億元,2009年,突破50億元,2013年,突破100億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海天味業的銷售收入達163.07億元。


智能化生產也讓海天味業的人工費用遠遠低于同行。2018年,海天味業的食品制造人工成本占總成本的2.68%,而千禾味業的人工成本占總成本的7.13%,加加食品調味品的人工成本占總成本的4.41%。


不止打醬油


提起海天味業,許多人的第一反應興許是海天醬油,然而經過多次戰略性拓展,海天味業旗下的產品已經涵蓋醬油、蠔油、醬、醋、料酒、調味汁、雞精、雞粉、腐乳等幾大系列百余品種300多種規格。


其中,醬油、調味醬、蠔油是海天味業的三大法寶。財報顯示,2018年,海天味業的醬油實現營業收入102.36億元,同比上漲15.85%,毛利率達50.55%;調味醬實現營業收入20.92億元,同比上漲2.55%,毛利率為47.75%;蠔油實現營業收入28.56億元,同比上漲26.02%,毛利率為40.92%。


在不熟悉的領域,海天味業則通過收購實現拓展。2014年,海天味業收購了廣東開平一家老牌腐乳企業“廣中皇”,實現對腐乳產品的布局;2017年,海天味業以逾400萬的價格收購丹和醋業70%的股權,正式進軍食醋市場。


海天味業透露,其還會涉足火鍋底料、拌飯菜等產品。此外,海天味業對食用油領域也顯露出野心。時代財經通過中國商標網查詢到,2018年12月27日,海天味業在商標局提交了“海天”的商標注冊,商品和服務范圍覆蓋“食用油脂;食用芝麻油;食用玉米油;食用菜油;食用菜籽油;食用葵花籽油;食用油……”等,目前這一申請仍在受理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海天味業的這一申請曾被多次駁回,原因是食用油領域“海天”的商標權早已被江西潤心科技有限公司捷足先登,未來海天味業能否順利以“海天”的名義售賣食用油仍然未知。


被高估的海天醬油泡沫化嚴重,卻讓萬科服氣的背后


不過,要是海天味業真的進軍食用油領域,大概山東魯花也要“顫抖”。以食用醋為例,海天味業涉足這一領域才短短兩年,就實現年產能10萬噸,擠進行業前五,今年上半年實現凈利潤457.71萬元。


產品的好賣與海天味業的經銷商網絡不無關系。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年末,海天味業的一級經銷商有4800多個,銷售網絡覆蓋中國100%地級及以上城市。此外,海天味業還十分會打廣告,備受年輕人關注、在網絡上引發較高討論度的《奇葩說》《吐槽大會》《極限挑戰》等綜藝節目都有它的出現。


從近幾年海天味業的銷售費用,也可以窺見海天味業對品牌建設的重視程度,2014年-2018年,海天味業的銷售費用為10.50億元、12.27億元、15.59億元、19.57億元以及22.36億元。


海天泡沫化嚴重?


一瓶醬油碾壓房地產,一時間引來眾人熱議,一邊是業績增長穩定、資金充裕,另一邊則是高市盈率引發的泡沫質疑……海天味業這棵大樹初長成,顯然已經到了招風的階段。

雖然郁亮的一句“服氣”,把“賣醬油”的海天光鮮亮麗的一面一下子拉到了大眾面前。但是,與直線上升的市值相比,海天味業近來的煩惱其實并不少,“估值過高”的質疑聲近兩年沒有停過。業界對海天味業能否繼續高歌猛進,大多持保留態度。


海天味業近來存貨量和預收賬款的數據佐證了這種擔憂。2018年財報顯示,海天味業的庫存量不斷上漲,醬油庫存量同比上漲54.8%,蠔油庫存量同比上漲36.18%,調味醬庫存量同比上漲33.33%。


海天味業對此的解釋是“庫存增加是春節備貨增加所致。”2017年,這三款產品的庫存同樣出現大幅上漲,其中,蠔油的庫存量同比上漲高達129.41%。不過,在2016年、2015年,其醬油和調味醬的庫存卻并未出現大幅增長,反而是下降了。春節備貨引發庫存猛漲的說法遭到質疑。


與此同時,海天味業的預收賬款增速放緩,2016年-2018年預收賬款增速為61.66%、48.09%、20.83%,增速下滑明顯。由于海天味業與經銷商的合作方式是先款后貨,所以預收賬款一定程度反映了海天味業在未來的銷售預期。


存貨量的上漲和預收賬款增速的放緩,讓人不免懷疑海天味業的產品是否還依然“好賣”?


在廣州市海珠區瑞寶糧油食雜批發市場專營調味品的王小姐告訴時代財經,最近海天醬油的進貨價格比之前上漲了不少,受此影響,銷量也有一定幅度的下降。


而在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看來,海天味業確實沒有以前那么能“打”了。他告訴時代財經,近來,海天味業在廣東區域加大了對經銷商和門店的促銷力度,“以利傷人”,這主要是海天味業60%的收入來自餐飲渠道,不過很多調味品企業也在加大對餐飲行業的布局,這讓海天味業的市場競爭力有所下滑。


東北證券的研究報告顯示,海天味業醬油業務產能從2010年的84萬噸擴大至2018年的185萬噸,但海天味業醬油的單價卻從2822元/噸下降到2696元/噸,這主要是因為海天味業的醬油產品定位于中低端、大眾化產品,且未來低端醬油價格增長幅度有限,所以依靠價格驅動業績增長不太可能。


在高端化方面,海天味業也有所嘗試,不過水花并不大,朱丹蓬甚至直言,“失敗了。”


8月19日,銀河證券在最新研報中給予海天味業“謹慎推薦”的評級,理由是,原材料價格波動風險、食品安全風險以及下游需求疲軟風險。受原材料成本提高影響,海天味業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為44.86%,同比下降2.25%。


針對海天味業未來的發展規劃,時代財經多次致電海天味業董秘,但未能接通。


顯然,在萬科郁亮“艷羨”的目光之下,海天味業自身所苦惱的東西卻不少。


值得一提的是,海天味業所屬的食品飲料行業僅僅此一家。對比來說,在釀酒行業中,百元股成員有貴州茅臺、五糧液以及洋河股份。在躋身百元俱樂部之后,海天味業更是乘勝追擊,市值突破3000億元力壓地產第一股萬科。海天味業的市值從1000億元變為3000億元,只花了一年時間。


在當今消費白馬股中,海天味業絕對算得上熱門企業。


自2014年上市以來,其營收從98.2億元增長至170億元,均保持在10%以上的增長幅度。海天味業2019年半年報顯示,今年上半年實現營業總收入101.6億元,同比增長16.51%。僅2019年以來,券商們對海天味業就有40次的“推薦”評級。


令人費解的是,在資本市場如此看好的情況下,海天味業高管近一年來35次減持公司股票,套現超過1億元。


在居高不下的市值背后,海天味業接近60倍的市盈率也是外界一直關注的問題。


香頌資本董事沈萌表示:“海天是被市場炒出來的所謂消費白馬股,因此在經濟景氣不佳、消費疲軟的市場環境下,股價被不斷推高、泡沫化嚴重。”


業內人士分析表示,目前海天味業等一批食品飲料股的股價被高估是因為經濟環境原因成就的消費白馬股。一旦經濟形勢好轉,各行業觸底反彈就會吸引那些先前選擇在消費白馬股避險的資金外流。


要想保持業績高速增長,從當前的市場需求上來看有難度,為此海天高端化勢在必行。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