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9日訊 美國政府正敦促美國最高法院駁回Alphabet旗下谷歌(1225.09, -16.30, -1.31%)的上訴,從而支持甲骨文(54.09, 0.13, 0.24%)公司為谷歌在安卓操作系統中使用受版權保護的編程代碼收取逾80億美元版稅。


谷歌被甲骨文起訴抄襲代碼不服判決但上訴恐遭駁回


此前,谷歌對上訴法院的一項裁決提出質疑。上訴法院裁定,谷歌的安卓系統中包含甲骨文擁有的一些Java編程代碼,侵犯了甲骨文的版權。


聯邦陪審團曾表示,谷歌復制代碼是合法的“合理使用”,但上訴法院推翻了這一裁決。


聯邦總律師諾埃爾-弗朗西斯科(Noel Francisco)周五提交的文件可能會降低谷歌在最高法院舉行聽證會的可能性。弗朗西斯科說,盡管上訴法院的裁決“并非毫無疑問”,但的確是正確的。


弗朗西斯科稱,谷歌“逐字復制了11,500行計算機代碼,以及代碼中固有的復雜結構和組織,以幫助其具有競爭性的商業產品。”


最高法院通常會采納聯邦總律師關于未決上訴的建議。法官們可能會在10月或11月決定是否受理此案。


谷歌認為,如果不推翻上訴法院的裁決,將使開發新的應用程序更加困難。


谷歌的首席法律官肯特-沃克(Kent Walker)在一份電子郵件聲明中表示,“數百名行業專家認為,開發者應該能夠在舊平臺上創建新的應用程序,而不能受限于某一家公司。”


沃克說,“讓當前的裁決生效,可能會對現有企業有所幫助,但它不會認識到互用性(inter-operability)的重要性。互用性促進了競爭,為新產品和服務鋪平了道路。”


Java編程語言由Sun Microsystems開發,在甲骨文2010年收購該公司之前,該語言允許開發人員編寫它所謂的“一次編寫,在任何地方運行”的程序。


谷歌被甲骨文起訴抄襲代碼不服判決但上訴恐遭駁回


甲骨文表示,它的API是免費提供給那些想要構建運行在計算機和移動設備上的應用程序的人的。但該公司表示,對于競爭平臺或將其嵌入電子設備的公司,使用其應用程序編程接口需要獲得許可。


甲骨文向最高法院表示,谷歌拒絕獲得許可,然后“將作品中最知名的部分復制到一個與之競爭的平臺上。自然,這對甲骨文造成了無法估量的市場傷害。這是典型的侵犯版權。”


4月30日消息,谷歌和甲骨文兩家科技巨頭在過去十幾年里一直存在競爭,但真正結下過節還是源于甲骨文對谷歌的訴訟。根據甲骨文的說法,谷歌的 Android 操作系統未經許可使用 Java 相關技術是對甲骨文版權和專利的侵犯(非法使用了 37 個 Java API 用于 Android 操作系統)。甲骨文最初于 2010 年起訴谷歌,一度在該案中尋求來自谷歌高達 90 億美元的侵權損害賠償。


谷歌被甲骨文起訴抄襲代碼不服判決但上訴恐遭駁回


然而直到現在該案仍沒裁決結果,因為對「API 是否受法律保護」的最終裁決將會對軟件行業產生深遠的影響。


private static void rangeCheck(int arrayLen, int fromIndex, int toIndex) {


if (fromIndex > toIndex)


throw new IllegalArgumentException(“fromIndex(” + fromIndex +


“) > toIndex(” + toIndex+”)”);


if (fromIndex < 0)


throw new ArrayIndexOutOfBoundsException(fromIndex);


if (toIndex > arrayLen)


throw new ArrayIndexOutOfBoundsException(toIndex);


}


↑↑↑著名的 9 行代碼


而據路透社報道,美國最高法院今日已向特朗普政府征求意見,是否需要對“谷歌要求終止甲骨文 Java 侵權訴訟”一案進行審理。


不妨回顧一下甲骨文和谷歌的這場 Java 版權案拉鋸戰。


2010年,甲骨文起訴谷歌,稱谷歌 Android 操作系統未經授權使用了 Java API


2012年,谷歌成功讓法庭認可了 API 不在著作權保護范疇內的觀點,地方法院裁定 API 不受法律保護,并駁回案件


2012年,甲骨文不滿裁決,并上訴至美國聯盟上訴法院


2014年,上訴法院三名法官意見一致地將地方法院對該案件的判決駁回,并宣布 API 受著作權保護


2014年,谷歌不服判決便發起上訴,并上訴到了聯邦最高法院,還找來了紅帽等開源公司以支援,而甲骨文也找到了微軟等公司的助威


2015年聯邦最高法院駁回谷歌的上訴,并將本案發回地方法院重審


2016年3月,甲骨文將索賠金額提至 93 億美元


2016年4月,谷歌 CEO 與甲骨文 CEO 和解會議失敗


2016年5月,舊金山地區法庭進行二次審理,認同谷歌對 Java API 的使用受“合理使用”保護


2016年10月,甲骨文在聯邦巡回上訴法院提起上訴


2017年,聯邦巡回上訴法院審理了甲骨文的上訴


2018年3月,法院認定 Android 侵權,判決甲骨文勝訴


隨后谷歌再次發起上訴,但2018年8月被駁回


2019年1月,谷歌要求美國最高法院終止甲骨文的這一訴訟


這場長達十年的拉鋸戰讓最高法院也犯難了。為此,最高法院今日向特朗普政府尋求幫助,是否還要繼續審理谷歌的上訴。對于某些特定案件,美國最高法院有時會向政府征求意見。2015年,聯邦最高法院曾駁回谷歌此前在該案中提出的上訴,就是因為聽取了奧巴馬政府領導下的司法部的建議。


據國外媒體報道,今年,美國商用軟件巨頭甲骨文公司的三大高管——拉里·埃里森(創始人)、薩弗拉·卡茲和首席執行官馬克·赫德今年的薪酬都大幅下降,降幅高達98%。不過盡管如此,他們仍然名列美國科技領域最富有、薪酬最高的高管清單。


據報道,周五,甲骨文高管在年度股東大會前的一份文件(發送給股東)中表示,由于未能夠實現公司規定的一些財務目標,三位高管將無法獲得一些獎金,因此今年三位高管的總薪酬將會被削減98%。


甲骨文表示,該公司創始人兼首席技術官埃里森以及聯席首席執行官卡茨和赫德在2019財年將不會拿到獎金和股權獎勵。


據悉,這已經是甲骨文連續第二年削減三大高管的薪酬總額,不過他們仍通過股票和早期薪酬計劃中的股票期權獲得豐厚薪酬。


根據福布斯富豪榜單,埃里森是世界上第七大富豪,個人凈資產為625億美元。


根據甲骨文上述的該文件,埃里森的基本工資為1美元。卡茨和赫德的工資都是95萬美元。三位高管每個人還獲得了與個人安全保障和使用公司飛機有關的其他形式補貼。


根據最終的數據,埃里森2019財年的總薪酬為166萬美元,卡茨為96.5萬美元,赫德為248萬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甲骨文公司為埃里森和赫德支付了某些安全措施費用,但該公司在文件中表示,卡茨自己為住所的安全保障支付費用。


甲骨文在文件中指出,根據規定,埃里森、卡茨和赫德三人有權獲得基于公司業績的股票期權獎勵,主要考核依據是“在5年業績期內實現嚴格的股價、市值和運營業績目標”。在2018財年,三人根據這一政策獲得了相應的薪資,但在2019年沒有任何人獲得獎勵,導致了98%的薪資總額降幅。


“我們認為埃里森、卡茨和赫德的2019財年薪酬符合我們股東的反饋意見,這一薪酬水平符合我們股東的長期利益,”該文件稱。


甲骨文股價今年迄今上漲約14%,周五收于54.09美元。但是在過去的六個月里,股票價格已經下跌了大約10%。


甲骨文仍然是數據庫和企業軟件領域的主導者。但它正在快速增長的云計算市場中努力爭取更大的地位。根據諸多第三方市場研究報告,甲骨文在云計算市場處于遠遠落后的境地,目前這一市場的領先者包括亞馬遜、微軟、谷歌等,而亞馬遜又遙遙領先于其他廠商。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