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5日,法國電力集團(EDF)宣布,公司營建的英國欣克利角C核電站建設進程極大可能將再次延期,預算也將再次超支。

英國欣克利角核電項目將再延期,造價預算漲至逾215億英鎊

該電站將建設兩座歐洲三代壓水堆EPR機組。今年6月21日,法國電力對外確認,核電站1號機組的核島筏基混凝土澆筑完畢,由此實現建設進度表的第一個重大里程碑。


經過歷時三個月的項目進度重新評估后,法國電力前日給出了最新的時間表:1號機組與2號機組的建設進度極可能分別延后15個月和9個月,首次并網發電時間點也分別順延至2026年底和2027年。


該項目的造價也將隨之上漲19億-29億英鎊。目前,項目調整后的總價已達215億-225億英鎊。2013年開工時,項目預計造價為160億英鎊。


法國電力給出的漲價理由是:當地地基過于松軟以及英國核電管理機構要求增加一套非數字化的控制系統。

英國欣克利角核電項目將再延期,造價預算漲至逾215億英鎊

根據此前法國電力與英國政府簽訂的一攬子合同,為了預防建造費用超支變相轉嫁到當地電力消費者身上,欣克利角C核電站所發電力皆為固定電價上網,有效約束期長達35年。


一路水漲船高的建造費用,無疑將壓縮同為此核電站運營商的法國電力的盈利空間。根據公告,法國電力已將欣克利角C核電站的內部收益率(IRR)從此前的9%下調至7.6%-7.8%。受此拖累,法國電力當天股價下跌超過7%,收盤于10歐/股。


欣克利角C核電項目的兩臺機組,原本是繼芬蘭奧爾基洛托3號機組、法國弗拉芒維爾3號機組、臺山核電站1號與2號機組之后的全球第五和第六座EPR機組,額定發電功率均為1600 MW。


該項目原計劃2023年實現并網發電,但施工進度在過去六年內多次滯后。其中,歐盟低效且官僚化的行政機構,以及法國電力并不優秀的風險管控能力,是造成該項目一再延后的主要原因。


自2013年3月獲得英國政府正式批準后,該項目的麻煩層出不窮。

英國欣克利角核電項目將再延期,造價預算漲至逾215億英鎊

項目伊始,法國電力曾以“前期投資巨大”為由向當時的卡梅倫政府討價還價,要求英國政府須以高于90英鎊每兆瓦時的價格收購核電,這個價格是2013年英國平均電力上網價格的兩倍,甚至高于彼時的陸上風電價格。


之后開始了長達六個月的艱苦談判。當時歐洲委員會(下稱歐委會)能源專員厄廷根(Günther Oettinger)將此比喻為“蘇聯式”的扯皮。


2014年初,由于英國政府涉嫌通過固定電價違規補貼,該核電項目遭到了歐委會的密集調查,直到十個月后,歐委會才予以放行。2015年3月,又有環保組織上訴希望阻撓項目成行,這起訴訟到2017年10月才被最終駁回。


漫長的法律訴訟同時放大了法國電力風險管控能力薄弱的短板。


自2010年與英國政府展開談判以來,法國電力就對項目所需資金估計不足,這也直接導致其在2013年希望通過抬高固定電價來彌補決策失誤。之后又暴露出的法務風險,使得法國電力高層遲遲無法下定決心就正式投資作出最終拍板,以至于2015年當地建筑工人因無活可干選擇了罷工抗議。


2016年,英國公投脫歐帶來了額外風險;同年,解體的阿海琺反應堆業務并入法國電力,更增加該項目的不確定性。法國電力當時給出的估算已從160億英鎊上調至180億英鎊。


該年年初,股價已經陰跌了兩年有余的法國電力,全部市值甚至抵不上欣克利角C核電站的投資額。


禍不單行,2017年,被西屋電氣拖垮的東芝公司宣布退出該核電項目。加上法國電力對建筑成本重新評估,欣克利角C核電站的報價于該年夏季上調至196億英鎊。


對于法國電力而言,欣克利角C項目的麻煩還不是唯一頭疼的事。本應是全球頭兩座并網發電的芬蘭奧爾基洛托3號機組、法國弗拉芒維爾3號機組,同樣飽受預算超支、進度滯后的困擾。


這意味著,目前歐洲在建的四座EPR機組,無一例外地都嚴重落后于進度,這一度使外界對于EPR技術的商業前景和成本可控性產生了懷疑。


但隨著同樣使用EPR技術的中國臺山核電站1號和2號機組后來居上,分別于去年6月和今年7月并網發電,質疑聲開始逐漸聚集于法國電力的項目管理能力和成本控制能力。


9月18日,法國電力又在已運營的六座反應堆以及在建的弗拉芒維爾3號機組的蒸汽發生器中發現焊縫質量問題。


法國電力目前面臨的困境,也為其在英國的后續訂單投下了陰影。繼欣克利角C項目之后,英國還計劃在埃塞克斯郡的塞茲韋爾C核電站新添兩座功率為1600 MW的EPR核電機組,屆時,四座EPR將提供全英國13%的電力供給。


雙方已于2016年9月簽訂了技術設計合同,但最終的建造合同始終未定。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