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4日,“4+7”試點擴圍進行招標。僅僅數個小時,在上海一間報告廳內,全國41億的藥品市場被45家企業瓜分完畢,而這背后是,原本遠大于41億的市場被瞬間壓縮,25個仿制藥格局重塑。有評論指出,仿制藥全面進入低價、寡頭的時代。行業媒體大都用“超乎意料”、“突破地板價”、“血雨腥風”形容這一輪招標價格下降之形勢,但25個仿制藥的價格是否已經突破地板價,各方觀點似乎仍有分歧。


4+7擴圍41億市場瓜分完畢 券商卻說藥價仍高于海外數倍!


01.資本市場的情緒與理性


9月24日,早于上海的招標結果流出前,港股就已經給出了資本市場對于這一輪醫藥改革動作的情緒。當天早上,港股醫藥股已有齊跌趨勢。隨著報價陸續出爐,市場反應強烈,港股醫藥股全面暴跌,中國生物制藥、泰凌醫藥、三生制藥等大幅下挫。


而A股則是冰火兩重天。部分中標企業股價大漲,比如華海藥業午后一路走高,表現強勢;而出局的藥企則相反,丟標的京新藥業、信立泰股價一度跌停。


京新藥業的瑞舒伐他汀去年以21.8元中標,當大屏幕展示出京新5.6元的報價后,現場陣陣驚呼,有藥企人士直呼“這樣都別玩了都要搞死了”,但令人震驚的是,京新藥業雖然打出二五折,但并未中標。最終中標的企業為海正藥業、山德士和正大天晴。


4+7擴圍41億市場瓜分完畢 券商卻說藥價仍高于海外數倍!


一位券商研報指出醫藥行業傳統的原始積累模式不再,產業創新升級浪潮中,存量龍頭的地位將更加穩固。而從股票的角度來看,短期內投資者負面情緒可能難以改善,但長遠來看,醫藥行業集中度將迅速向研發能力強、成本較低的頭部企業靠攏。


而這種理性9月24日的醫藥股也有所體現。相較于上一輪4+7全面暴跌和本次擴圍港股醫藥股普跌的情形,以恒瑞為代表的醫藥企業,憑借較高的研發投入、創新能力等優勢,在當天依然逆勢上揚。


在本輪擴圍中有得有失的港股中國生物制藥,盤中一度殺跌8.2%,但尾盤也頑強收紅。


02.為何有企業突破“人設”?


總體來看,競爭格局決定藥品價格的市場定價思路在此次招標得到了貫徹,但仍有“意外”產生。而有些意外雖然出乎意料,令人費解,但其背后的意圖或是加寬其護城河。


在本輪招標中,超過3家以上企業競標的品種,如阿托伐他汀、瑞舒伐他汀等價格降幅較大。能夠確保獨家中標的基本都維持了去年4+7的價格,例如揚子江藥業的右美托咪定和依那普利、華海藥業氯沙坦和賴諾普利。


部分僅有兩到三家企業競標的品種,由于只要報價低于4+7就一定能夠中標,因而價格降幅普遍較小,這其中也有企業選擇維持4+7價格,例如默沙東的孟魯司特納。但意外也產生在這,例如吉非替尼。


4+7擴圍41億市場瓜分完畢 券商卻說藥價仍高于海外數倍!


本次參與吉非替尼競標的企業為齊魯制藥、正大天晴和阿斯利康3家,只要3家企業的報價不高于“4+7”帶量采購的中標價,理論上均可中標,但齊魯制藥仍報出了257元的價格,遠低于正大天晴和阿斯利康的報價。


齊魯此次有吉非替尼、利培酮、阿托伐他汀、奧氮平、替諾福韋酯5個產品中標,招標結果顯示,5個參標藥品降價幅度為49%至78%,每個產品均實現同品種中最低價。可見,齊魯本次篤定要大幅降價,不僅是為穩妥中標這一單一目的。


齊魯制藥集團副總裁鮑海忠回應道:“實際上,從企業角度出發,這幾個產品的報價都在正常范圍之內。雖然這個價格在市場平均降幅的基礎上,又有明顯降低,但是我們還是保留了合理的利潤空間。”


鮑海忠表示,企業也知道有些品種不降價或不大幅降價也能中標,之所以給出如此的降幅,一是出于擴展市場的考慮;二是為了積極響應國家組織藥品集中帶量采購,為醫藥改革盡一份綿薄之力;三是齊魯制藥以“大醫精誠,家國天下”為核心價值觀,以“讓老百姓用上高質量、價格低的藥品”為追求,具有高度的社會責任感。


除此之外,在市場考量方面,興業證券指出其背后邏輯,首先獲得中標區域的優先選擇權以選取采購量較大的省份,從而搶奪更大的市場份額;其次以較低的競標價格建立行業壁壘,提高后續帶量采購競標的門檻,讓一些尚未完成一致性評價的企業知難而退,從而達到穩定市場格局的目的;此外還以低價爭取更多的非帶量市場的份額,包括另外30%的市場和其他未選擇省份的市場。


03.降價是否已到天花板?


本輪招標結果一定程度上印證了市場對于降價幅度與競爭格局之間關系的預期,難仿高壁壘品種有利于維持價格,競爭激烈品種以低價競爭將成為常態。


網絡上有人調侃這輪降價,藥價降得比水和淀粉還要便宜。但賽道擁擠、降幅劇烈的品種是否已經達到了價格底線?


盡管中美兩國市場存在差異,但國信證券將本輪的藥品中標價與美國MEDICAID全國平均藥品采購價(NADAC,National Average Drug Acquisition Cost)進行了對比。


我們發現氨氯地平、阿托伐他汀首輪“4+7”中標價仍高于美國NADAC價格,經過本輪降價后,平均中標價已經大致在NADAC價格,未來繼續降價空間有限。


但氯吡格雷、艾司西酞普蘭片、帕羅西汀片、奧氮平片、賴諾普利片左乙拉西坦平、孟魯司特鈉片價格仍高于NADAC數倍。


以氯吡格雷來看,去年信立泰中標,原本三足鼎立的局面,由于今年石藥的加入被打破。石藥、賽諾菲、樂普三家中標,由于原研廠商賽諾菲在本次招標中大幅降價,信立泰被擠出。75mg規格3個廠家的平均降幅約為16%,降價幅度不大。


去年信立泰的中標價為3.18元/片,本次三家的平均中標價為2.65元/片,但美國NADAC價格約為0.5元/片,盡管該藥經過再一次降價,但仍為美國價格的5倍以上。25個品種的中標平均價,相較于美國NADAC價而言,最貴的是孟魯斯特納片,價格是美國的9倍,其次是草酸艾司西酞普蘭片,是美國的8倍。


國信證券認為,雖然經過激烈降價,但部分品種仍存降價空間。從長期來看,隨著海外仿制藥企業的逐步入局,國內市場競爭程度逐步加劇,穩態狀態下國產藥品價格將向海外價格看齊。


招商銀行研究院認為,目前我國仿制藥的凈利潤率大約在25%-30%的水平,參考全球范圍的經驗,仿制藥企的合理利潤率水平約10%-15%。另一方面,在人口老齡化加速、慢性病發病率提升的趨勢下,仿制藥的使用量有望保持增長,這意味著能在市場洗牌階段存活的仿制藥企將分享市場存量份額。因此,未來仿制藥將是利潤率微薄但現金流穩定的品種。


關于帶量采購


2018年11月15日,以上海為代表的11個試點地區委派代表組成的聯合采購辦公室發布了《4+7城市藥品集中采購文件》。其中規定:“化學藥品新注冊分類批準的仿制藥品目錄,經聯采辦會議通過以及咨詢專家,確定采購品種(指定規格)及約定采購量”。業內稱為帶量采購。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