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巴黎統籌委員會”正式宣告后,國外EDA公司取消了對中國的禁運,中國急于快速發展集成電路產業,卻又無暇補上設計方法學這一堂課,對國外的EDA公司的依賴性也就一直延續到了現在。在日前舉行的2019中國集成電路設計大會上,國產EDA龍頭企業華大九天董事長劉偉平指出,全球前5大EDA公司都是美國企業,總市占率高達95%。在集成電路領域,EDA工具多達數十種,而國產EDA工具能提供的只有一半左右。EDA顯然已經成為了中國集成電路的命門所在。


國產EDA需要如何追趕國際水平?貼近中國特色來謀發展


那么國產EDA需要如何追趕國際水平呢?中國這一堂設計方法學的課程,還需要從哪些方面入手呢?


貼近中國特色?


多位業內人士在與記者談論國產EDA發展時,都提到了 “中國特色”的字眼,所謂中國特色就是要貼近中國的半導體產業,貼近中國本土的客戶。


據了解,中國90%的IC設計公司都是小微企業,很難引起大型國外EDA公司的重視,也很難負擔高昂的費用。于是,業內人士認為國產EDA公司應該以這些小微企業為切入點,貼近中國特色來謀發展。


具體而言,貼近中國特色包括利用好國際形勢的變化、本土的地理優勢以及語言的統一性,由于國內大部分IC設計公司都希望廠商能把問題“一攬子”解決掉,所以EDA公司針對這些客戶可以提供“服務+工具”的形式。


“服務+工具”的形式,不僅能幫助國產EDA公司不斷打磨自身的EDA工具,從細分市場殺出一條血路,還能夠時刻關注客戶需求并快速響應,保證自身走在技術前沿。


另外,從設計公司的角度來分析,AI的大潮流將在未來主導EDA產業,而AI需要訓練和數據。業內人士指出,國外三大EDA巨頭可能會遇到一些大公司不愿意分享數據,但國內的很多公司不太在乎數據,所以國產EDA可以很好的利用這一點,國內Fabless公司也可因此得以降低設計成本,從而形成一個正向循環。


不過,劉偉平在接受集微網記者采訪時認為,價格不是芯片設計公司選擇EDA工具的主要因素,哪怕是把EDA工具的價格壓到極低,仍然有公司不會選擇使用國產EDA工具。國產EDA工具要生存和發展,就要做且必須要做最先進、最一流的EDA工具,在滿足廣大中小企業用戶需求的同時,與頂尖用戶開展前沿和深入的合作更符合華大九天追求一流技術水平的目標。


多方共同打造生態環境


生態環境對于每個產業都至關重要,對于EDA來說,除了需要公司自身發展,還需要政府的投資和客戶的支持。


國外EDA巨頭也不例外,在1995年進入中國時,Cadence是由新加坡代理的,但隨著中國本土半導體行業的成長,Cadence董事決定撤掉新加坡的代理直接打入中國,然而當時的中國業務長期處于虧損狀態。


于是,中國政府出資建立了一個設計中心,小公司可以免費試用Cadence等外企的EDA工具,這些如今的EDA巨頭才得以在中國生存下來。所以,連國際EDA巨頭都要靠國家投資才能生存下來,國內EDA公司也同樣迫切需要國家發力,共同打造更加適于生存的EDA產業生態環境。


關于客戶層面的幫助,以ASML為例,這家世界上最大的光刻機廠商原本認為EUV的市場不大,所以做EUV設備的熱情并不強烈。但是英特爾、三星和臺積電這三家ASML的客戶都正朝著先進工藝一往無前,對EUV這種“神器”當然趨之若鶩。所以這三家為了能用上EUV,紛紛開始向ASML投資,這就是客戶的重要性。


所以,國產EDA的發展需要一個非常好的生態環境,而這個生態環境需要產業鏈上下游的攜手,龍頭企業要有擔當,客戶要全力配合。最后,還有國家政策和資金的高度支持。


老生常談的人才問題


經常會聽到“中國集成電路人才缺口高達xx萬”這種說法,整個中國集成電路產業人才稀少已經是老生常談的問題,而EDA方面的人才,更是少之又少。


華大九天是中國所有EDA企業中,唯一一家員工超過100人的公司。劉偉平透露,中國從事EDA研發的人才有2000多人,但其中從事國產EDA研發的只有600多人,在華大九天供職的研發人員約300人。


劉偉平還表示,中國每年的應屆生中,專業EDA方面的人才只有40——50人。而整個國產EDA產業的人才需求為2000——3000人,所以需要教育界幫忙培養更多人才,國家也能給予更多的人才激勵政策。


實際上,幾個重要EDA公司的骨干都是華人,所以中國這方面的人才缺乏主要還是與教育體系不完善有關。中美貿易戰爆發后,全國上下對于半導體產業有了高度關注,產學研結合也開始變得愈發密切。


國產EDA需要如何追趕國際水平?貼近中國特色來謀發展


例如在2019中國集成電路設計大會上,中科院EDA中心與青島大學、華大九天、新思科技、明導電子等成員共同發起成立了青島集成電路人才創新聯盟。相信這一類產學研聯盟的誕生,將會使得未來中國會有更多EDA人才產出。但是如何吸引人才和留住人才,也是需要面對的問題。


據劉偉平透露,華大九天每年會有10%的人才流失,而國外EDA公司的高薪往往是國內公司人才流失的主要原因,所以中國EDA公司在留住人才方面也要下功夫。


整合或勢在必行


從3大EDA巨頭的發展史可以發現,他們都有過幾十甚至上百次的收購案。收購是快速獲得技術和人才的方式,在當今貿易局勢下,收購國外公司來迅速狀態可能不太現實,所以國內EDA公司之間的整合或許勢在必行。


業內人士指出,整合需要一個“殼”,這個“殼”要有足夠的體量和影響力,必須是一個上市公司,因為非上市公司并購非常難,而上市公司有固定的價格。要知道,Mentor在2007年上市以后,就沒有EDA公司上市了,而中國科創板的建立有望推動這個“中國殼”的形成。


華大九天劉偉平也表示,已經與國內的其他EDA公司有過接觸,未來可能會有企業整合方面的動作。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中國集成電路近年來通過不斷努力,已經在設計、制造和封測三個環節都取得了一定進步。但是,具體到各個環節的時候往往會發現,國產還有許多卡脖子的問題。業內人士認為,EDA就是卡脖子最嚴重的地方。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中國集成電路與國外先進水平的差距需要彌補,而彌補差距需要工具,只有解決了芯片設計方法學上卡脖子的難題過后,才有資格和實力去追趕。


國外EDA公司坐擁穩定的高市占率,發展的激情并沒有中國公司那般強烈,這是中國公司的一個優勢。所以,除了以上談到的中國特色、生態、人才和整合四大要素之外,國產EDA公司在追趕的道路上,還需要一直保持饑渴,保證長期的研發投入和技術積累。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