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證監會下發的一則市場禁入告知書,縱橫資本市場20年,陽光系的靈魂人物陸克平在其75歲高齡之際卻即將被踢出資本市場。


始于1993年,通過參與企業改制,陸克平揮起了資本之手。1999年,江蘇陽光(600220.SH)登陸上海證券交易所,2002年,經過系列股權變更,陸克平成為江蘇陽光實際控制人。這一年,他正式組建陽光集團。

陽光系隱秘資本曝光90%股權被質押 陸克平掏空3家上市公司危機一觸即發

10年之后,陽光集團控制海潤光伏,并成功借殼江蘇申龍上市。陸克平的陽光系雛形初成。


然而,人心不足蛇吞象。根據A股四環生物(000518.SZ)最近披露的證監會調查結果,陸克平利用19個賬戶不晚于2014年隱秘控制了四環生物。不僅四環生物、多名董監高將領受頂格處罰,陸克平還將被處以終身市場禁入。


陽光系折戟四環生物,而其早已危機四伏。陽光系三家A股公司中,海潤光伏因為連虧三年已從A股退市。四環生物經營業績多年不佳,去年以來持續虧損。江蘇陽光債務高懸,償債承壓。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陽光系旗下公司危機重重,與陸克平頻繁推進關聯交易有關,如今,這些公司幾乎被掏空。如經營業績相對不錯的江蘇陽光為控股股東陽光集團提供擔保長達15年,陸克平從海潤光伏身上套現超20億元。


目前,陽光系持有的江蘇陽光、四環生物股權質押率均已超過90%,在兩家公司股價深度調整之際,隱秘資本局曝光,曾經風光無限的陽光系沉沙折戟似已成定局。


5年質疑坐實,陸克平出局


四環生物的一紙公告,不僅讓隱藏在公司背后至少4年的實控人浮出水面,也宣告了陸克平資本市場之路走到盡頭。


9月22日晚間,四環生物發布關于收到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的公告,證監會調查結果認為,陸克平不晚于2014年5月23日成為四環生物實際控制人,其指使四環生物從事信息披露違法等行為,因此擬對陸克平采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且合計罰款2734萬元。


從2014年至2018年,連續5年,四環生物的年報披露顯示,公司股權極度分散,且一直無實際控制人。不過,這一謊言被證監會揭穿。


根據證監會調查結果,從2014年2月20日起,陸克平通過19個賬戶組實際控制四環生物39.42%股權(截至2018年4月11日),但其從未進行過披露、也未發出收購要約。這些證券賬戶既包括其兒子陸宇的、其妻子郁琴芬的,也包括一些“陽光系” 前員工以及一些與其表面上無直接關聯的人。


在今年四環生物半年報中,前十大股東有6名由陸克平控制。具體為,第一大股東王洪明曾擔任江蘇陽光董事、副總經理。郁琴芬、趙龍、徐瑞康、陳建國、許稚分別為四環生物第三、四、五、九、十股東,這6位股東經證監會調查均為陸克平控制表決權,且資金由陸克平提供。證監會通過多方面證據認定,四環生物隱瞞了陸克平為公司實控人的事實,時間至少達4年之久。


此外,在限制交易期間,陸克平及其一致行動人控制的賬戶累計買入四環生物6.27億股股票,累計買入金額43.21億元,累計賣出2.72億股,賣出金額19.51億元。


其實,對四環生物無實控人之說的市場質疑早已有之,而最終被查處,或與股東對壘相關。


廣州盛景投資有限公司(簡稱廣州盛景)曾是四環生物單一大股東,其指稱陸宇、王洪明等15名股東為一致行動人、四環生物與陽光系之間的交易存貓膩。而陽光系一方也指責廣州盛景侵占公司利益。


股東對壘引發監管高度關注。2015年8月10日至2017年8月8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共計向四環生物及相關股東發出5份關注函、2份問詢函,要求說明陸克平是否為實控人、陸宇、王洪明等股東是否構成一致行動人,四環生物均予以否認。


今年初,證監會對四環生物立案調查,才徹底揭開陸克平隱秘資本局,質疑終被坐實。


眼花繚亂關聯交易涉利益輸送


雪藏四環生物實控人、一致行動人等只是陽光系違法違規的冰山一角,其密集關聯交易早被質疑利益輸送。


縱覽陸克平的資本局,從1999年參與股改入股江蘇陽光,3年后成為實控人,到2012年控制海潤光伏并成功借殼上市,再到2014年開始實際控制四環生物,13年間,陸克平打造的陽光系旗下擁有三家A股公司。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截至目前,陸克平直接控制的核心企業多達64家,其妻郁琴芬直接控制的核心企業有3家。多年來,陽光系旗下公司頻頻為陽光集團及其關聯方提供擔保,且之間的關聯交易不斷。


2004年至今,江蘇陽光為控股股東陽光集團及其關聯方融資提供擔保。今年上半年其為股東、實控人及關聯方提供的擔保為3億元。


除了擔保,關聯交易更為頻繁。以2017年為例,江蘇陽光與多達12家關聯方進行交易,當年,江蘇陽光關聯采購1726.08萬元,關聯銷售及提供勞務達5.78億元,占公司當年營收的26.86%。這些關聯銷售帶來的是巨額關聯應收賬款。截至2017年底,公司關聯方的應收賬款余額為2.54億元,占當期應收賬款的75.36%。

陽光系隱秘資本曝光90%股權被質押 陸克平掏空3家上市公司危機一觸即發

陽光系與四環生物的關聯交易同樣頻繁。2015年,四環生物擬定增不超過40億元收購三家生態園林公司等,這三家公司與陽光集團存在關聯,定增方案被股東大會否決。然而,當年,四環生物向陽光集團多家關聯公司簽訂苗木采購合同,金額多達數億元。由于四環生物不具備履約能力,雙方為此對簿公堂,最終,法院判四環生物支付2.91億元苗木款及巨額違約金。


四環生物及其子公司與陽光集團及其關聯方之間還曾發生數起房產交易。2014年10月,四環生物控股子公司新疆愛迪新能源與陽光集團子公司江蘇陽光置業簽訂房屋買賣合同,新疆愛迪新能源向陽光置業購買陽光敔山灣花園9號至19號的11個商鋪,交易總價5345.56萬元。2015年2月,子公司北京四環生物向陽光集團出售北京東城區新中街18號院3號樓的三套房屋,總面積575.39平方米,轉讓總價2301.56萬元。


此前,四環生物還曾為陽光集團提供擔保。根據證監會江蘇監管局核查結果,四環生物子公司新疆愛迪新能源曾為陽光集團向四川蓉都園林綠化借款3000萬元提供連帶擔保,這一擔保未履行審議程序及相應的信息披露義務。


頻頻為關聯方提供擔保,而江蘇陽光、四環生物自身資金早就捉襟見肘。截至今年6月底,江蘇陽光貨幣資金6.47億元,而其債務達21.58億元,償債壓力不是一般大。而四環生物更糟糕,截至今年6月末,公司賬面貨幣資金只有1620.47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陸克平通過紫金電子控制海潤光伏,通過大規模減持,套現的資金超過20億元。或許,正是因為有這些資金在手,陸克平才大舉布局四環生物。


監管趨嚴下,股權質押危機一觸即發


頻頻關聯交易,陽光系旗下的三家上市公司似乎早被掏空。


海潤光伏借殼上市之時,紫金電子等股東曾作出業績承諾,但實際上連續三年都未兌現,最終,陽光集團共計補償了6.05億元,但其借助10派7.4元的分紅,陽光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拿回了3億多元,一下子分光了公司積蓄。


海潤光伏經營業績極其糟糕,2012年至2018年,公司扣非凈利潤持續虧損,2016年至今年上半年,合計虧損88.93億元。目前,公司已從A股退市,轉至新三板。


四環生物的經營業績同樣不佳。2002年,陸克平入主之時,當年凈利潤為8568.59萬元,而這是公司凈利潤頂點。2003年開始,凈利潤節節敗退。2003年下降12.59%,2004年下降83.73%,凈利潤為1122、24萬元,2005年直接陷入虧損,虧損金額為1.04億元。此后,公司盈虧交替循環,且多是巨虧微盈。去年以來,公司持續虧損,凈利潤上半年虧損金額為937.40萬元,同比下降1011.21%,經營現金流為凈流出316.82萬元,同比下降116.65%。


陽光系旗下業績最好的是江蘇陽光,1999年,上市首年,公司凈利潤為1.15億元。如今,上市已有20年,其凈利潤一直在億元左右徘徊,期間,2012年還曾巨虧13.61億元,今年上半年,其凈利潤為3974.16萬元,同比下降3.99%。目前,江蘇陽光面臨資金鏈斷裂風險。


除了經營風險外,陽光系還面臨著質押危機。


截至今年9月18日,陽光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江蘇陽光5.62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31.52%,合并質押5.14億股,占總股本的28.84%,質押率為91.50%。公司股價在2015年曾達到13.67元/股,今年9月27日,僅為2.18元/股,最大跌幅達84.05%。

陽光系隱秘資本曝光90%股權被質押 陸克平掏空3家上市公司危機一觸即發

同樣,四環生物的股權質押風險不小。前十大股東中,被證監會認定的陸克平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公司3.23億股,除許稚未進行股權質押外,其余5人均進行了高比例股權質押,質押率達97.73%。隨著股價調整,平倉風險隨之來襲。


顯然,陽光系的危機尚未全面爆發,監管部門還在追問關聯交易等事宜。未來,四環生物何去何從,恐怕要看其違法違規程度了。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